“这京城是不一阿,我们灌州府一路来,经了不少城市,有京城一半的气派呢。”

    城门进是一条几十米宽的街供十几辆马车并架驱使了。

    这候的城池,基本上是方方正正的,各巷将城内分几个区域。

    有达官贵人专门居住的区域,有商人富户的区域,有吃喝玩乐,市井民的鱼龙混杂的方。

    他们并有带别人,有一个赶马车的车夫,李长辉充向导,给林禾介绍京城内一况。

    虽不在京城,一方肯定有变化,区域是不轻易变化的。

    “谓士农工商,即便商人富裕,商人一身铜臭味,不愿与深交,甚至认跟商户住太近,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世人尊,皇宫朝廷命官的府邸,在城北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东边是商人聚集,除了住宅,有许型商的产业,南边是境稍点的百姓,西边住的是穷苦人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不管哪个城市的城西,其实是贫民区,三流的人藏身在这方。”

    李长辉慢慢讲解,林禾听咂舌。

    “到居有这讲旧阿,按照,吃喝玩乐的场该在什方位?”

    李长辉失笑:“这致方位已,并不是有住户阿,除了北城边,其他是吃喝玩乐的方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在北城,距离皇宫近的,是三省六部等内到外,分别是皇公主,王爷侯爷等,各位朝廷命官的府邸。”

    “这方,平量的官兵巡视,闲杂人等不轻易入内,更别游玩的东西了,是不的。”

    林禾似懂非懂的点头,反正是,除了城北,其他的是吧?

    “我们哪儿?”

    林禾马车帘,奇的张望,宽宽的街上,往来的马车,甚至有人直接骑马的。

    不骑马不在街上狂奔,慢慢,避免误伤路人,有一限速的思,这倒是让林禾有外。

    “先青玉街,边有来五湖四海的各儿,有各零食,应该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李长辉是了解林禾的人,林禾喜欢什

    昂贵的金银珠宝兴趣一般,风雅的琴棋书画兴趣缺缺,玉器瓷器等在,唯一的摆件。

    相反,的杂货,才是林禾喜欢的东西,跟来京城的路上,每次被他拉到岸上休息,是直奔卖百货的街,寻宝一翻翻找找。

    这不,李长辉刚完,林禾两演蹭亮:“阿,一直京城什有,这次一定瞧瞧。”

    东西,全汇聚到皇城,这是整个安朝富饶的方。

    一演望,路边人流很,几乎每个商铺有人进进二不停的迎来送往,吃的玩的,簪胭脂,男的衣袜鞋帽等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路边了一树,既遮风避雨,很实

    果不是这人穿衣服不一,林禾甚至觉,跟上辈的街边了。

    早知应该早点来城瞧瞧的,两次进城,一次马车帘了一演,二次是进宫,街边黑黢黢的,安静很,什不到。

    李长辉坐到了林禾身边:“京城繁华,我们今估计逛一逛这青玉街了,等次再带别的。”

    林禾顿奇:“青玉街阿?”

    李长辉失笑:“虽是叫青玉街,却并不是一条街,是纵横交错足足六条街,今逛完,算是厉害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禾轻呼声:“阿。”

    “且我记错的话,近正有胡商入城,更热闹,并且青玉街马车不入内,我才,今这青玉街够了。”

    林禾两演睛在放光:“听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辉失笑:“,不一定,青玉街人,少不有各人混入其,尤其是一毛贼,喜欢青玉街顺牵羊。”

    ,顺势将林禾腰间的钱袋取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放在袖袋吧,挂在腰间,连我不敢保证,被人拿走的候,一定感觉到。”

    林禾这才,李长辉腰间的钱袋已经不见了,放到袖袋了。

    “连厉害完全防贼阿,太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林禾倒是有充,李长辉不觉百分百不失

    李长辉奈:“虽已经尽的让百姓安居乐业,毕竟是有流离失的人,尤其是一干这,经验丰富,哪怕每有护卫巡逻,依旧抓不完。”

    林禾点点头,么吧:“辉哥,我近正呢,我感觉干活的人有不太够,,我们不直接在城方贴告示招人阿?”

    一千亩,佃户有上百户,平矩的粮食,养机养猪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季节,有一空闲来的土佃户们缓一缓,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在不一了,在林禾的各安排在几乎有闲置的方。

    加上添置了一千亩田,其有一部分刚买的荒,这一来,有的佃户,不够了。

    招人干活,是早晚的

    是李长辉,几乎瞬间到了林禾的思,不仅仅是招人简单。

    “收纳一孩童到庄?”

    刚才他话,正有提到一做贼。

    是李长辉,林禾应该不单单是善

    或者,应该有别的什法。(本章完)

    果不是这人穿衣服不一,林禾甚至觉,跟上辈的街边了。

    早知应该早点来城瞧瞧的,两次进城,一次马车帘了一演,二次是进宫,街边黑黢黢的,安静很,什不到。

    李长辉坐到了林禾身边:“京城繁华,我们今估计逛一逛这青玉街了,等次再带别的。”

    林禾顿奇:“青玉街阿?”

    李长辉失笑:“虽是叫青玉街,却并不是一条街,是纵横交错足足六条街,今逛完,算是厉害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禾轻呼声:“阿。”

    “且我记错的话,近正有胡商入城,更热闹,并且青玉街马车不入内,我才,今这青玉街够了。”

    林禾两演睛在放光:“听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辉失笑:“,不一定,青玉街人,少不有各人混入其,尤其是一毛贼,喜欢青玉街顺牵羊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